专家:十九大后 北京对台湾问题将由守转攻(5)

2018-08-10 10:50 浏览次数:

家族的财产从2004到2014十年间,仅苏克比尔一人的财产,就猛增100倍,达10亿卢比。这个家族虽然腐败至极,蛮横敛财无所顾忌,但是由于在行政上高举保护锡克教社群的大旗,经济上又能通过小恩小惠购买足够底层穷苦民众的选票,所以一直稳稳当地把持当地政权。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垄断地方政治豪门贵族,不仅不会促进现代化工业在当地的发展,还会不遗余力地阻止这一过程。垄断地方政治的这些家族,凭借的是对大量贫穷的底层佃农的选票控制。他们的公司都是凭借政府特权的垄断性企业,绝大部分都没有现代的工业企业。如果佃农离开了土地,进入了工厂,就等于这批佃农脱离了他们的掌控范围。

如果大量的佃农融入了工业化社会,成为了不受他们经济上胁迫的工人,那么他们势必要失去执政的基础。这就是为什么地方豪强会不遗余力的打着保卫耕种农户权益的旗号,阻止莫迪推行的促进民族工业发展的征地法案。

地方豪强阻止中央经济改革的手段还不止土地政策一项。印度地方政治家族同样会利用他们控制的地方民生经济领域的垄断企业为工具,为印度改革设置巨大障碍。根据印度最大的律所之一SNG & PARTNERS业务相关估计,大约有90%以上的印度企业被家族拥有。普华永道在2016年底出具的印度家族企业报告中指出,在印度家族企业中,有84%对于他们的未来表示乐观。同时有35%想要直接交给下一代管理,以及有48%的家族企业计划引入职业经理人但是依然由下一代继承拥有权,也就是说,有83%的家族企业在计划中将被继承下去。

这一家族企业的经营现状跟中国超过65%的民营家族企业无法在家族内进行权力交接刚好相反。显然这些家族企业能够顺利交班给下一代不是因为他们的教育有多成功,下一代的经商能力有多强。归其根源,在于除了少数类似塔塔集团这样的真正经营现代工业的家族企业,绝大部分的家族企业其实是刚才我们讨论过的凭借其地方政治势力垄断地方民生经济的寻租企业。就算现代工厂在当地征集到了土地,这些政治家族也可以利用这些垄断型企业在电力、用水等方面刁难试图发展新兴工业的企业。只有将他们治理下的民众维持在农业贫困线上,才能在选举时用极低的成本轻松购买到足够的选票保持他们家族的政治地位。

因此,这些地方政治豪门便不遗余力的在土地政策,税收和经济上阻挠改革。莫迪政府在地方势力面前处处碰壁,根源便在这里。

中国的很多学者简单地认为印度民主会让印度的发展有巨大的可持续优势,其实并没有经验证据。我们上述所讨论的所有这些都是在印度的“民主”与“法治”的政治构架内发生的。并不难看出,无论是“民主”还是“法治”都是这些豪强保护自己既得利益的最有效的武器。民主制度在印度并没有成为经促进济发展的优势,而是和印度的特殊政治经济文化混合,成了阻碍国家现代化的制度顽疾。

简单地说,印度很难形成东亚经济体(包括中国)的地方发展型政府,很难再步东亚经济体的后尘,实施赶超战略。

04,金砖机制下的中印关系

正角评论:印度的地方政府确实很多时候只把自己得票执政当做目的,为执政而执政。缺乏使命感,没有促进民族经济崛起的动力。莫迪领导的中央政府虽颇具雄心,却遭遇地方政治势力严重阻击。

中央政府的劳工法改革、土地法改革与税收改革均陷入困局。如此看来,印度的民族经济想要像当年中国对日本一样,短期内构成正面竞争确实不易。这对中国应该是重大利好,我们应该加强与印度的经贸发展,将印度经济纳入我国一带一路的国际经济版图。那么金砖国家中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中印之间在金砖国家的框架下应该做些什么呢?

郑永年:近年来,金砖国家合作机制不断完善,形成以领导人峰会为引领,以安全事务高级代表会议、外长会晤等部长级会议为支撑,在广泛领域开展务实合作的多层次架构,已发展成为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在经济、金融和发展领域交流与对话的重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