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十九大后 北京对台湾问题将由守转攻(2)

2018-08-10 10:50 浏览次数:

在刚刚结束的金砖国家会议中,由于中印之前发生的对峙,民间对于莫迪领导下的印度的关注远超其它国家,成为了大家目光的焦点。我们今天再次跟郑老师一起聊聊莫迪与他领导下的印度,听听郑老师解读中印经济更多是竞争还是共赢,以及中国应该怎样和这一个经济的追赶者相处。

01,印度的买办商业文化

正角评论:金砖国家中,印度一直拿中国当做追赶的目标。莫迪也以印度的“邓小平”自居。很多对经济发展比较关注的国人就提出了一个非常有意思问题。当初中国改革开放,在亚洲的“老师”其实是日本。我们用十年左右的时间完成了进口替代,把这些日本工业品牌几乎全数斩落马下,并进一步在海外市场上攻城掠地,把日本以电器为代表的工业产品国际市场份额也几乎抢到了手中。这对于日本来说,是典型的教会了徒弟,饿死了师傅。

那么印度现在以中国为老师,开始了印度的“改革开放”。我们会不会也像日本一样,最后教了徒弟,饿了师傅呢?

郑永年:这是一个宏大的话题。这次中印对峙危机也给我们一个机会去了解印度。之前,我们从来就没有正视过印度,总是把印度看成是落后的象征。这种现象再也不能持续下去了

在我们的改革开放之前,美国和很多西方国家也是这样看待中国的。当时,他们很多看不起中国。当时的中国在西方看来是在太落后了 ,以至于很多人同情中国。但万万没有想到,在短短数十年时间里,中国崛起成为世界大国。今天,西方人体会到了中国崛起的影响力,但很多人仍然不知道中国是如何崛起的。我希望,中国不会犯同样的错误。

就印度来说,首先我们要具体地看印度与中国的相似与不同。我们先抛开莫迪的改革,看中印两国的文化在这个问题上分别会起到什么作用。中国的商品最终会如洪水般席卷国际市场并不是一个“意外”。

这个最终趋势在改革开放之初就被很多国际一流的企业家洞察了。例如,有“经营之神”美誉的日本传奇企业家松下信之助在改革开放之初访问中国时,发现中国的普通员工工资很低,同时极具生产主动性,热衷于通过劳动摆脱贫困,当时就预言了中国制造的时代会到来。80年代中国劳工工资只有数十元一月,到了90年代初也仅为数百人民币范围。

日本90年代初的工人收入在国际上正是如日中天的高峰。所以,中日之间巨大的人力成本差异成了中国企业最初在各方面都不占优的情况下,也能奋力追赶的重要优势。在这方面,印度情况有所不同。尽管在人口学意义上,正如很多学者所指出了,印度具有很大的优势,但今天印度的人力成本仅仅是略低于中国等制造业大国,形不成很大的竞争优势。

中国的手机品牌进入印度,很长一段时间都是直接出口。近两年以vivo和oppo为代表的手机企业才开始直接设厂生产,并不是由于直接设厂有利可图,而是莫迪政府为了创造就业,对直接进口手机征收13.5%的税款,造成了中国厂商尝试在印度组装避税。所以在印度生产本身并不具备当初中国那种人力成本上的巨大优势。

专家:十九大后 北京对台湾问题将由守转攻

第二,底层民众求富欲望并不很强。正如松下兴之助发现的,中国文化造成基层民众都希望努力致富,我们中国人自己也相信“穷则思变”。印度则不同。目前印度本土大部分底层民众由于宗教和种姓等文化传统,对致富并不热衷,在生活基本需求满足后幸福度很高,并不会象中国民众那样努力工作。

所以当初日本的企业到了中国,很多情况下并没有直接参与经营,只把生产线出口到中国,就可以点燃中国民族的相应产业发展。像长虹这样的本土企业买了日本的落后生产线,从员工到总经理,全是我们自己的国人,上下一心奋发图强,就运作起了整个企业,然后反过来跟“老师”竞争。而中国的手机企业到了印度,必须连基层员工和代理都从中国输送到印度,才能运作起来。

很多vivo和oppo在印度的基层推广负责人,手上管着数十名印度底层员工,其实都是二十四、五岁的中国大学刚毕业的学生。他们由于非常努力上进,愿意去印度打拼,所以毕业不久进入公司后,愿意去印度的就一次提拔成了主管。他们初期到印度就发现,如果不大量派中国的员工去印度,印度的员工很多只说不做,效率很低。